御宅屋 > 其他小说 > 反派女二 > 正文 184
    罗春华呆愣了好半晌。

    这是她最梦想得到的东西,现在全部都实现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夏峤要保护的是他姐姐,但是享受这保护的她可是……

    罗春华不会蠢到较真地去问夏峤更爱他血缘的姐姐还是她是这个“姐姐”,但此时这温馨场面也实在难以为继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啊姐,是不是让你想起不好的事了?”

    夏峤见她忽然情绪低落下去,手足无措地道歉:

    “你别难过了啊,都过去了,以后我都不会让你再遇到任何危险,我发誓!”

    “你说,”罗春华语气淡淡,“如果我没有受欺负,就不会发疯,不发疯,就不会住院,这样就不会有后面的所有的事情了,对不对?”

    夏峤不解:“啊?”

    罗春华咬咬嘴唇,眼中有某种决心:“冤有头债有主,始作俑者,是那些欺负了我的人,要怪,就怪她们,对吧。”

    “姐你要是实在过不去心里那个坎儿的话,”夏峤心里斟酌着,慢慢说道:“要不咱们俩找机会给那个杨树林套麻袋打一顿吧?”

    杨苏绫就是导致夏娇精神失常的罪魁祸首,名字很淑女,其实人却是个炮弹脾气,她最好的朋友是夏娇前男友的青梅,她本人与那前男友也是相熟,所以夏娇心里特别清楚她是因为什么总受欺负。

    因为她前男友的所有女性朋友都讨厌她,看她娇娇嗲嗲的样子就是贱巴唧唧的。

    杨苏绫从一开始看见她就没好脸色到上手打人到最后羞辱折磨,夏娇胆小,一直对谁也不敢说,最后爆发了的结果就是疯了两年也不敢醒过来。

    以折磨亲人的方式去释放痛苦,总是最安全的。

    罗春华知道按照正常发展夏娇是可以康复的,或早或晚而已,只可惜她恰好盯上了这副好皮囊,所谓的两魂相融、合而为一,听来公平,但灵魂凡魂之间强度天差地别,夏娇的意识在罗春华面前一个念头都撑不起来,是实实在在被“吃”了,所以罗春华这个意外让夏娇彻底失去了醒过来的机会。

    终是红颜命薄。

    罗春华慢慢腾腾盘到车后座上固定稳了,那今天就先不逃课了。

    “姐,虽然你很娇小,但这么一坨重量其实我也不好骑车,要不你让我先上?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肥!?”威胁的语气一波三折。

    “没~~有!”夏峤语气极其心虚,“不过咱们这不是快要迟到了么姐姐!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下去,你说我胖,我生气了,这是对你的惩罚。”

    “别介呀,”夏峤歪歪扭扭地骑上车,“这么容易就跟我生气多伤感情,我还是不是你的小宝宝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想伤感情你还问这么伤感情的问题干嘛。”

    重回学校第一天,老师怕是不想刺激了她所以没有什么让她到台前自我介绍环节,姐弟俩默默做了同桌。

    罗春华心下满意,这么优待她就好办了,非常大方地睡了两节课,然后“以德服人”制服了夏小弟之后就彻底逃课了。

    盛夏的日光白晃晃,照得人毛孔舒张。

    罗春华逃课却不离开学校,就盘坐在操场前方的主席台外围水泥台上,侧对着教学楼,十分之显眼。

    “我也只是姜太公钓鱼啊~”

    罗春华懒洋洋地舒展身体,阳光暖融融的简直让她想直接变成猫。

    直晒到下午课开始了,固执晒太阳的罗太公终于把鱼等到了。

    “有人叫你过去一趟。”一片阴影过来挡住她射到眼皮上的光线,失去热源让脸上的温度顿时凉下来。

    罗春华考虑一秒要不要矜持一下。

    “谁叫我,去哪里?”一秒过后马上翻身而起,笑嘻嘻地问:“是老同学?在哪呢?”

    “你病没好吧?”来人翻个白眼,“你不是疯了吗,怎么成了不认人的傻子了!”

    罗春华回到夏娇的学校,当年欺负人的那些人也都还没走,已经上了高三准备高考了,还有她的初恋男朋友,所有人再次汇合。

    她暴晒半日等的就是“老朋友”,被骂了也不反驳,笑眯眯十分顺从地跟着走。

    走到教学楼后方,君春华诧异的是居然没有杨苏绫在,只有四个也不算面生的女生。

    君春华心里顿时不太高兴,也懒得跟她们有笑脸了。

    四人只当她害怕,呈合围之势上前来,威胁之意甚重地问:“你这精神病居然还回来了?”

    另一个也故意刺激她:“你记不记得,你趴在粪坑吃屎的样子,就好像一条狗哦!”

    “……杨苏绫呢?”

    “她没来你还失望啊?”还是第二个开口的女生,笑得很是恶意满满,“她要是来了,你吓得尿裤子……”

    一脚踢到正说话女生的肚子上,如果只是污言秽语就没必要再听了。

    这突然的一下让几人愣住,挨打女生左边的女生反应最快,马上要冲上来,却被抡圆打来的一巴掌打得晕头转向,瘫坐在地,不多时便呕起来。

    先下手遭殃,后下手更遭殃。

    剩下的两个女生一点没犹豫,马上丢下同伴跑掉了。

    罗春华慢步上前,左手揪着捂住肚子说不出话的女生的头发把她拉起来,右手照着脸重重的一巴掌。

    这幅身体没有特意加固过,但是凭强大的洞察,罗小草可以无师自通所有的运动技巧和要害攻击。

    一击必中让对方失去抵抗能力,小女生也是怂,认为打不过也兴不起反抗的心,只能剩下随她教训了。

    本来她没想过要找这几个小女生报仇,包括杨苏绫。

    毕竟她也没对原主夏娇做什么好事,做不出什么“我替你活着替你照顾家替你报仇”的矫情姿态,但是现在还跑来招惹她那就是新仇了对吧!

    罗春华笑容阴鸷,前因是你,后因也是你!害夏娇的是你,害她一家的是你!害我的也是你,又来招惹我的也是你!

    一巴掌又一巴掌,一只手不换地方打左脸,打得女孩哇哇的哭,不用她问什么都招了:“别打了,求你了别打我了!”女生涕泪横流,两手努力护住脸,又被打到手背上更疼,疼了用手臂挡手臂也很疼,只得努力忍住痛求饶:“是常许欢指使我们打你的,是她指使的,今天也是她让我们来的,话是她让我说的,想让你受刺激再发疯……求求你了,别打我了,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罗春华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女生受伤不重,但看起来着实可怖,罗春华一腔邪火散尽,大发慈悲带人去校医室。

    施害与受害反转,两个小女生唯唯诺诺跟着走到了校医室,在看见医务老师的一瞬间如蒙大赦,“哇”的一声就哭了,极其委屈!

    两名女生的班主任怒气冲冲对罗春华的班主任发脾气,罗春华毫不在意地呼叫唐二来善后,然后看着她的新班主任被戳得满头包的样子。

    还蛮有趣。

    直到周爸突然出现在她面前,罗春华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罗春华眼睁睁看着周爸进去被两个老师夹击,是她班主任的满头包乘以二。

    被面沉似水的周爸拎到走廊角落,罗春华心里只想往后蹭……

    “为什么对她下手这样重?她只是个普通人,你怎么能利用你特殊的能力这样虐打一个女孩!”

    “我没……”罗春华气弱,不敢跟他辩解自己才是被找麻烦的,这个理由自己都不信,只能耍赖企图蒙混:“我身体没有开挂,打得真不重,我就是弱点找的准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做是丧失人性,”周爸眉头简直能夹死苍蝇,“与结果无关,是你态度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周爸爸,你不知道就是她们把夏娇打疯的,我都没想报复,但是她们偏又送上门……再说了,我本来就不是人了嘛~”

    罗春华讨好地嘻嘻笑,“您消消气儿,只是一点小事不值当~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认同自己是魔鬼,就不要回来人间。”

    见她满脸的轻忽,周爸言语中突然抹去了所有情绪,只淡淡说这么一句,便转身走了。